一点点想法

今天不知为什么,脑海里突然闪现出这句话: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竟有茅塞顿开之感,以此纪念。

生活像潜水,偶然浮出水面呼吸到空气的刹那觉得无比舒坦。

功课

我有一门人生功课没有毕业,学分不够,注定还得再经历一次:对所爱及爱我之人真心的尊重、理解、体谅和适时的放手。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没有任何人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有多少缘分都是命中注定,非人力能强求。不纠缠、不挣扎,让自己和他人都能够在这个问题繁杂的世界里活的更轻松一点,用温柔的心平等的去对待身边的人,一切顺其自然。

希望这次能够顺利通过,但愿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都能够和这个世界温柔相拥。

如果我们从不费力思考生活

如果我们从不费力思考生活,而是让生活按照它自己的步伐前进。

而我们呢,抱着一颗洁净的心,只体验,不预设,不纠缠,而是顺着生活的河流温柔的向前,这样,我们会被生活带向何方呢?

人生可以被量化为80年,29200天,700800小时,42048000分钟,2522880000秒,我们的目的是不是让每一秒都能够尽显其被设计之初的美好,不被污浊,不被搅扰,不被掩盖,不被短暂的情绪所占据,仅仅是它自己,它自己的那一秒。

莫名的悲伤感

因为一个朋友的离开和一个周末的结束而感到莫名的悲伤。这种悲伤有别于遭遇重大打击时的伤痛和绝望,而是内心的一种阴郁,没有致命的杀伤性,不会让人茶不思饭不想或彻夜难眠,但却像秋冬里的绵绵细雨扎在身上令人浑身不舒服。

忍不住在网上查阅各种对于悲伤这种情绪的解读,大致的理解是,它如同一次流感的侵袭,免疫系统下降,头疼,流鼻涕,酸痛,昏昏欲睡,但是我们倾向于让身体自我疗愈,而不是用抗生素急功近利的消除痛苦,身体自然恢复所耗费的时间将会换来更稳定的健康和更为强壮的免疫系统。

细腻的体察从理性到感性的每一个不同感受,接纳它,理解它,放下它,也许是达到意识开悟的必经之路。

...

复活节阿姆斯特丹Truffle体验

这个复活节在阿姆斯特丹度过,醉生梦死的城市外壳下隐藏着隐藏着无数的神秘莫测。

复活节当晚,在心情愉悦的状态下决定和朋友一同尝试Truffle,之前草草的阅读过一些相关的介绍,据说它有一定的致幻作用,决定尝试过后一辨真伪。

店员介绍了两种Truffle的服用方式,直接咀嚼或研磨成细粉后用水冲服,我们选择了前者。因为是天然菌类的孢子,没有什么特殊的怪味,口感和外形都像发潮的核桃,咀嚼起来并没有什么难度。不过事实证明仍然有个体差异,朋友在咀嚼吞服过后没多久就全吐了出来,大概是身体排异反应,所以他遗憾的错失了Trip体验。

More...

周六,应该喝一杯

忙碌的二月还在苟延馋喘,已经结束和即将到来的旅途填满了本月的所有空白。

周六的夜晚适合喝一杯,然后微醉的入睡,没有任何值得思考的问题,却有不断想念的人,填满了脑中仅存的空间。

突然很想再次投入不知结果的爱情,不见天日的未来。

你,是否也在想念着我呢?

 

你还好么?

你还好么?

理智的骄傲与倔强

理智在与情感的较量中总是难以取胜的,一个主动一个被动,主动的殚精竭虑,被动的坐享其成。

但如果人生被情感所操控又觉得很不甘心,于是无论理智的挣扎有多艰难,仍然义无反顾,奋战到底。这就是理智的骄傲与倔强吧。

五月天 

倔強

More...

2016年时间计划

我在想,是否应该把2015的狗血剧情归结于我竟没有在年初做2015年度计划?因为没有轴心,所以生活的细节如碎片般飘摇乱撞?

More...

人间失格

读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从中找到熟悉的身影。

我试图去了解李川内心深处的孱弱和抗争源自于什么,那种对人性的怀疑和对自我的消极理解又源自于什么。

人是如此不可全然理解的一种存在,看待同一个世界的眼光是如此的不同。有一些人生注定升扬,而有一些人生却注定沉沦。

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